我国青少年道德教育困境与出路选择
作者:陶西平 来源:摘自《中国德育》 时间:2018-01-04 16:39:38 浏览量:426

    一、我国青少年道德教育的困境

    我国青少年德育的针对性和实效性问题已谈了几十年,但依然未能很好解决。当前,社会公众对教育的不满主要体现为对学生学会做人问题的不满。学校教育必须回答学生如何做人、做什么样的人的问题。价值观教育缺失、学科德育薄弱和师德建设有待加强是目前我国青少年道德教育面临的三个突出问题,需要予以特别关注。

    1.价值观教育缺失

    价值观教育是青少年德育的核心,突出价值观教育非常必要。当前德育工作的内容主要体现在管理和活动两方面。在管理和活动中,怎样突出价值观教育,如何在潜移默化中对青少年进行有效的价值引导,不少学校并没有清醒的认识,常常是为管理而管理,为活动而活动。其结果往往是:管理有了、活动也有了,但德育实效性并不强。一些学生没有真正形成正确的价值观,突出表现为学生的法制观念、道德观念比较淡漠,不能理性地反思自己的言行。一旦有突发性事件,其认识和行为就容易产生混乱。强调价值观教育,就是要将它贯穿到中小学德育的整个过程当中,作为德育的灵魂去对待。管理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育人,管理不是简单地建立一种秩序;活动也不是为了表演和作秀,而是为了育人。学校还应通过管理和活动,帮助学生形成正确的价值观。

    价值观教育的难点在于,我们对于核心价值观的把握或者说对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把握,还存在模糊认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涵盖了从指导思想到共同理想,从民族精神、时代精神到道德规范,如何使学校领导和教师更好地把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实质,是开展价值观教育的关键。目前,不少校长和教师说不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到底包括哪些内容以及如何正确理解。怎样科学把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精神实质,这是目前大、中小学德育必须首先解决的问题。

    在学校教育中,需要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具体化为生动的教育内容,并考虑不同年龄学生的特点,分层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教育在各年级应体现不同的侧重点,包括价值观教育的内容和具体要求,也包括养成教育的目标和要求。当前,这些内容还缺乏提炼,教师在教学中将其具体化的难度较大。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在北京地区的体现形式之一是“北京精神”,为此,北京市组织编写了《北京精神》中小学专题教育读本。当然,如何将“北京精神”具体化,如何用“北京精神”来引导学生形成正确的价值取向和行为习惯,还需要认真研究。

    实际上,世界上有许多国家都非常重视价值观教育,将价值观教育放在第一位。当我们还停留在从知识本位向能力本位转变时,许多国家已经开始了从能力本位向价值本位的转变。2011年,新加坡教育部新任部长提出,中小学教育要以价值为导向。学校教育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价值引领,而如何确保价值引领的重要地位是关键问题。

    2.学科德育薄弱

    在学校教育中,强调学科育人非常必要,而如何看待德育工作者队伍却是个老问题。笔者反对“专职德育队伍”这一提法,因其过于突出专职德育工作,而弱化了其他教师的德育责任。德育是教育目标,而不是一项具体工作,更不是某些人的专职工作。

    强调学科德育,其实就是强化德育的目标意识。我们培养的学生应具有高尚的品德,这是教育的目标,而不单纯是一项工作。长期以来,我们沿袭了革命战争年代的政治思想工作经验,有专门的政治思想工作队伍,进行专门的思想政治工作。而学校教育则不同,所有教师都应将德育作为教育目标,正确处理德育目标与德育工作之间的关系。学校的确有一些专门的德育活动,也有一部分专门的德育工作,但实际上,教育是一个有机整体,德育和体育、智育、美育一样,都是教育目标,不能人为地将学校教师分为智育工作者、德育工作者、体育工作者和美育工作者,这样的分类并不适当。

    现实中,学校总是处理不好这些关系,美育往往变成从事艺术教育的教师的事,智育往往变成学科教师的事。实际上,德、智、体、美都是教育目标,处理好教育目标和教育工作的关系十分关键。学科教学是德育的重要渠道,应强调全体教师都是德育工作者,要不断强化这一意识,所有教师都要把“立德树人”当作基本任务,贯穿在其教学当中,都要去组织、调动家长和社会力量,为德育服务。

    应当重视评价全体教师的德育工作质量。一些学校已经开展了学科德育、课堂德育的评价,以了解教师的德育水平和德育意识。北京市发布了《中小学学科德育指导纲要》,强调学科教学是进行德育的重要途径,但其能否在学科教学中真正得以落实,还有不少问题需要研究。值得注意的是,有的教师认为《中小学学科德育指导纲要》只是附带任务,并非主要任务,德育“两张皮”现象较普遍;有的学校对于教师工作的考核,往往过分重视教学和教研,而忽视德育。

    3.师德建设有待加强

    教师是学校德育的根基。目前,我国大、中小学教师队伍的建设还有许多值得关注的问题。

    首先,德育意识问题,即是否所有教师都有很强的德育意识以及德育的学科渗透能否实现;德育究竟是评价教师的硬指标,还是软指标。

    其次,教师自身的品德修养问题,这是基础,因为教师自身的价值观和品德对学生有直接的影响。

    再次,教师育人能力问题,怎样增强德育工作的实效性,如何进行德育改革,还需进一步探索。德育应立足于求真务实,要有针对性和实效性,不需要更多所谓的新花样。当前,大、中小学教师要着重解决尊重学生的问题,要从价值观和行为操作层面努力解决学生人格、合法权益等不被尊重和保护的问题。不尊重学生的教师,将失去教书育人的道德资格。

    上述三个方面的问题,过去强调得还不够。北京市将要制定并发布《中小学德育纲要》,就是要发挥政策导向作用,将过去忽视的问题在《中小学德育纲要》里有所强化,从而引导大家树立正确的德育观,推动全体教育工作者承担起德育责任。

    二、破解青少年道德教育困境的策略

    1.将至虚归于至实


    德育切忌空对空,将至虚归于至实非常重要。比如,有效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教育这一问题比较抽象,如何将其变成一项具体工作是对德育的挑战。“北京精神”是我国首个由城市提出的城市精神,其目的在于使社会主义价值体系教育更具北京地方特点,贯彻得更深入。然而,总体而言,“北京精神”还不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全部内容,如何将其融入学校教育,也需要进一步研究。因此,如何将相对虚的抽象概念体系变成实在的、通俗易懂的教育内容,变成大家容易把握的东西,需要相关部门组织专家进行专题研究。如果学校的校长和教师始终停留在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视作一个抽象的概念,那么,我们的德育就无法落到实处。将至虚归于至实的关键就在于要有的放矢地落实价值观教育。

    2.将至繁归于至简

    将至繁归于至简,指的是化繁为简、突出重点。德育工作的内容有很多,想要面面俱到往往容易顾此失彼。因此,德育工作在提法上应凝练一些,要有重点,全局工作可以阶段性安排。比如,明确今年的工作重点是什么、明年应在哪些方面有所突破,突出重点方能使德育工作更有效。

    将至繁归于至简还意味着道德教育应突出效果。否则,就势必出现“两张皮”现象——听得到工作汇报,看不见教育实效。因此,在制订德育纲要时,一定要将学生的行为习惯培养工作具体化。学校可以分阶段培养学生的日常行为习惯,也可以在一定时期里突出几个重点,从而带动其余。如果多数学生都能养成几个好习惯,显然就比说一大堆空话和套话管用。比如,没礼貌和浪费等现象在学生身上出现,就容易遭到社会批评,学校德育实效性差的指责就在所难免。社会认同德育实效的参照是学生的行为,如果学校开展了各种德育活动,而学生没有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学生的道德素质依然不高,那么,学校德育仍然是低效的甚至是无效的,也就无法得到社会的认同。

    总之,德育既需要做实,也需要做简。这个“简”,实际上就是水落石出,如果水总是盛得那么满,那么,一块石头也见不到。现在德育的提法很全面,似乎所有的“工程”都有了,但更需要点面结合。如果学校每年能推动若干个重点工作,那么,教育效果就容易显现。

    3.狠抓教师队伍建设

    要继续加强教师队伍建设,强化全体教师的德育意识和德育能力,做到全员育人。同时,要强化班主任的基础德育工作者地位。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一定要大力宣传优秀班主任的事迹,树立班主任典型,形成德育品牌,人人知晓。北京市每年开展中小学“紫禁杯”优秀班主任评选的做法非常好,通过树立小学、初中和高中阶段的班主任典型,形成优秀班主任群体,从而影响全市、辐射全国。在评选优秀教师和班主任时,应表彰重视学生好习惯培养的教师和班主任。

    4.积极营造课堂文化

    德育必须和文化结合起来,和社会文化建设结合起来。在价值观多元的现实情况下,学校教育必须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正确导向,营造健康向上的校园文化。

    课堂文化是学校文化的课堂体现,是学校文化价值在教学过程中的体现。因此,不能只加强学校环境文化建设、制度文化建设,而忽视课堂文化建设。离开课堂文化这一基础,校园文化就会很空泛,流于表面化。校园文化必须体现在课堂上,教育改革最终也要发生在课堂上。当然,学校价值取向如何渗透进课堂,深入到学生和教师的心里,从而有效改变课堂的文化面貌和道德生态,还亟待探索。现在,在一些地区的学校,课堂文化环境并不好,价值导向很不健康。比如,有的学校教室里公然张贴着“零抬头,不说话”“一根绳子,两种准备”等标语。这些灰色的价值取向严重误导了学生的发展。因此,加强学校课堂文化建设不仅有助于提高德育水平,也有利于全员德育的开展,具有紧迫性和实践意义。

    5.培养好习惯是关键

    如果德育不能帮助学生形成良好的习惯,它就是空的。总体而言,当前中小学德育还是偏虚、偏散,针对性、实效性差的问题未能很好解决。尽管德育的效果并非能立竿见影,一些精神层面的变化有待在未来体现,但如果学生不良的行为方式没有任何改变,那么,很难说德育真正有效。

    北京市私立汇佳学校在2012年校学术年会上,介绍了怎样让学生刷牙三分钟的做法,令人耳目一新。学校不是从德育角度给学生讲道理,而是指导学生如何利用三分钟的时间来刷牙。一名教师将一个沙漏摆在学生身边,让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了解三分钟的长度,当沙漏里的沙子漏完了,三分钟的刷牙时间就到了。这样一个习惯培养好了,对学生一辈子都有用。良好习惯是基础,培养不了学生的良好行为习惯,何谈基础教育的高质量?

    每个学校每年应至少重点培养学生一个好习惯。各学校情况不一样,选择培养的内容可以不同。北京市光明小学原校长刘永胜曾经强调,师生在校园里不要大声讲话,以培养学生在公共场合低声交流的习惯,因为中国人在哪儿都容易大声嚷嚷,这是刘永胜校长的教育主张。他培养学生的这些习惯是有针对性的。当然,也有的人觉得孩子就应该活泼,可以大声讲话。这没有关系,各个学校可以培养学生不同的好习惯,可以相互启发。教育者在思考问题时站位应高一点,做德育工作时则要具体化,学校教育要有针对性。了解各自学校学生的群体特点,如,高等院校集中地区的学校和打工子弟学校,就可以选择培养不同的行为习惯,只要选择适当,都会使学生受益终生。著名教育家霍懋征从教50周年的时候,她的学生来看她,尽管这些学生都已年过60岁,但他们都把手伸出来让霍老师检查指甲。霍懋征老师当年要求所有学生要剪齐指甲,50多年过去了,这些学生的指甲依然剪得很齐。当年的班长说,大家再把手绢拿出来,结果发现每个学生手绢叠得也非常整齐。这是霍懋征老师在他们上小学时要求学生养成的习惯,这些习惯现在依然在发挥作用。一个教师不可能使学生养成所有的好习惯,但如果能使学生养成几个好习惯,就能影响他们一辈子。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经说,“幼儿园培养我的习惯是,从哪儿拿的东西,最后还要放回哪里去,就这么一个习惯,对我后来的事业有很大的影响”。习惯能潜移默化地影响意识,影响人的思想和行为。所以,学校要重视学生良好行为习惯的养成。

    叶圣陶先生说过,教育就是培养好习惯。人往往得益于或受害于习惯,人的成功从养成良好习惯开始。将来,如果每一所中小学校的校长都能够自豪地说:“我的学生都有不少好习惯,不信,你们来看吧!”那么,我们的德育工作就会很美!全国有这么多中小学校,教育的综合效应就大多了,中国人的精神风貌就会得到整体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