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钱的故事
作者:bit 来源:教育局 时间:2009-11-26 17:12:00 浏览量:445

今天下午,我去朋友家做客。那是一个极为友善的中产阶级社区,家家户户相互认识,孩子们经常串门,高兴了就留下来蹭饭。在我朋友家里,我遇见了一位小访客,7岁的小姑娘,姑且把她叫做线条吧。


线条姑娘刚刚开始换牙,两颗门牙已经掉了,但是并不耽误她快乐地吹口哨,在院子里的树荫下玩狗,和我们这些喝茶的大人聊天。她父母因为晚上要去做客,不在家里,于是她就高高兴兴跑到我朋友家来玩,同时惦记着我朋友做的美味晚餐。


吃饭之前,她坐在我对面,小小地叹了一口气说:“唉,要是能吃一根老冰棍就好了。”我问她说附近有没有小超市,她说旁边就有,可惜家里人都出去了,她拿不出她存在家里的一块钱存款,也就买不了冰棍吃。


我给了她十块钱,让她自己去买一根冰棍。我朋友阻止了我,说是快吃饭了,不要给孩子吃零食,说着把钱拿还给了我。于是,我们就去吃晚饭。


晚饭过后,我和朋友坐在院子里闲聊。线条又跑过来问我:“叔叔,你猜我今天忘记了什么?”我茫然不知,线条笑眯眯地回答我:“我把一块钱忘记在家里了呀。”恍然大悟,赞叹不已之下,我再次拿出十块钱给她,让她去买她念念不忘的老冰棍。


线条买完冰棍回来,把剩下的9块钱还我,开开心心啃着冰棍。不一会儿,她妈妈回家,隔着篱笆把她给叫走了。又过了一会儿,线条怏怏不乐地回来,递给了我一块钱,告诉我说:“我妈妈让我把钱还你。”我说这是我请你的,不需要还了。线条面色阴郁地摇了摇头,转身走了。


这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错事。


陌生的叔叔给小朋友买零食的钱,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我不应该直接给她一块钱。线条才七岁,但是和所有的小姑娘一样,聪慧而早熟,能够察言观色,懂得在院子里找出最有可能为她埋单的人(可能我比较面善,或者看起来比较傻。。。)。这件事情本身是不对的。


今天,线条遇见的是胖叔叔,他给了一块钱之后,不去在意,继续喝茶聊天。明天,线条遇见一位怪叔叔呢?他给了一块钱之后,不喝茶不聊天,有所企图呢?


所以,我当时应该直接拒绝线条,告诉她说,不可以问陌生人要钱买零食,也不可以让陌生人请她吃零食。如果我社会责任感再高一点的话,我应该请她帮忙把朋友家的花园浇一遍水,然后给她一块钱作为工作的酬劳。并且告诉她说,在这个社会上,想要得到钱没问题,想拿钱买东西也没问题,但是必须要付出自己的劳动,不可以不劳而获。


我想,如果当时我是这么处理,她的妈妈也不会有多大的意见。因为,这毕竟是线条的工资。而在线条妈妈的一方,我觉得她作为母亲也有不尽责的地方。小孩子嘴馋,爱吃零食,这是儿童天性。贪嘴是坏毛病,但是严厉的禁止并不是一种好方法。所有的坏毛病里,都隐藏了旺盛的欲望,而引导欲望到正确的方向上去,可以成就许多事情。


在我看来,较为合理的方式是给贪嘴留一条出路。想吃零食是不是,那在家里打工好了,洗碗给一毛钱,遛狗给5毛钱。孩子总有一个安全稳妥的路径,可以得到钱去满足欲望,明白世上没有白得来的东西。而且,就我被驯养的经验,用自己劳动换来的零食,味道要比平常更好一些。一旦家长把这条路径完全关闭,那就等于说是给予了各种怪叔叔机会。欲望是个坑,总得找东西填,越是难填,也就越是难忘。


法律和警察都是篱笆,拦不住所有的恶狗。但是,作为成人如果我们可以教会孩子自律,告诉他们什么是规则,想办法引导他们的欲望到合适的方向上去,这可能让孩子们远避恶狗。和短时间的愤怒相比,长时间的教育和潜移默化更为重要。如果不能射杀所有的恶狗,起码我们可以让孩子避开那些怪物。

相关专题:
  • 暂无